Ekhlas Ahmed 的逃亡故事:唯独我的梦,不能逃亡!

采访·文 | 周仪芬


日升日落,缘起缘灭,生命有着一连串的自然演化。有时候生命如常,有时候变化莫测,叫人愕然。

生命如常时,我们不免感觉无聊:哎呀,又是一连串的上学或上班、吃饭、睡觉,日复一日,无聊死了……

然而,这般的寻常,对难民来说,是如此珍贵。对他们来说,每一个日升与日落,都可能意味着生或死、希望或绝望……如此地不寻常。

梦想的未来,是否会到来?他们不知道。

逃离不安与惶恐

2014年,连绵的战火,迫使13岁的Ekhlas Ahmed和家人不得不仔细计划,离开一个他们称之为“家”的地方,索马里。

混乱之中,生存的本能,让母亲找到了一线生存希望——成为难民!

Ekhlas和她的母亲、两个兄姐于是逃离了自己的国家,获得埃及的庇护!

只可惜,父亲无法同行,成了这趟逃命之途的最大遗憾。

“我们每一天都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那种滋味,除非亲身经历,否则外人无法体会我们的日子有多难……”Ekhlas欲言又止,牵强的礼貌微笑之中,有忍不住的轻轻叹息。

烽火连天,梦未熄灭

连天烽火如果有意义,那就是Ekhlas的内心滋长了生存的弹性力,去应对每一天又突发的各种难题,应对他们从没想过、从没准备好、也无从知道答案的挑战。

困苦之中,Ekhlas内心深知:自由无价,但代价很高!

身在埃及,虽然安全,Ekhlas却不被允许上学,教育的大门紧紧关闭!只因她是难民身份。

但这个逆境并没有让Ekhlas心中想上学的梦想熄灭!

在难民营生活两年后,他们搬离埃及,迁到苏丹,在苏丹, 母亲申请了难民和人道庇护入境马来西亚的准签证。六个月后,他们获准签证,一家四口终于在2016年安全抵达马来西亚,Ekhlas终于呼吸到了教育的气息!

虽然,和多数国家一样,难民儿童无法进入当地学校上课,但Ekhlas还是可以进入由联合国难民署和其他机构在马来西亚创设的难民学校!

她上高中的美梦终于成真了,那是一所由前马来西亚小姐(Ms Malaysia)Deborah Henry所创立的、位于吉隆坡的Fugee学校。

有梦有力,助己助人

“我有幸地遇见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师,除了马来西亚的,还有澳洲、美国、英国等!”Ekhlas不仅学到了新的技能,还拓宽了自己的国际观。
重返学校后,曾失学两年的Ekhlas得勤快地追上大家的脚步,但她一点儿也不忐忑、埋怨、怠慢。相反地,她更加努力学习,因为她相信:“教育可以帮助我实现梦想,打开新的可能之门!”

因为上学,Ekhlas看见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想成为企业家!”

她看见, 心中坚持的“企业家”梦想,是一种力量、信仰和勇气,可以让她飞得更高!

“我想帮助自己成功,也帮助他人成功!”Ekhlas希望自己将来成为众人成功的楷模,给他人“希望”!

逆境,已经让她磨砺出一种灵活力与适应力——让生活变得更好,而非更苦!

春风雨露,滋长自信

对16岁害羞又文静的Ekhlas而言,要适应新国家、新文化,并非易事,“很感谢老师给我的鼓励和肯定。”

老师的循循善诱,如同春风雨露,滋养了Ekhlas的内心,打开了她的世界,让她慢慢有了信心,走向人群,走上了公开演讲的舞台。

“我喜欢与他人分享我的故事,希望我的经历可以激发听众,成为更好的自我!”

为了提高人们对难民危机的认识,Ekhlas的演讲甚至进入了Monash University、Taylor’s University、Sunway University等大学。
她也去了难民学校,鼓励难民的孩子努力学习。

在Fugee School的支持与熏陶之下,Ekhlas如今已经晋升11年级,明年将报考IGCSE,她也积极筹划着上大学
一事。

学习生涯忙碌的Ekhlas,如今还是一名难民学龄前儿童的助理教师,教孩子们数学、科学和英文。
“能在马来西亚接受教育,我真心想说:谢谢!因为我更接近自己的梦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