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有时间 探索自己的兴趣与使命!

受访者小简介:谢成
国立台湾大学脑与心智科学研究所硕士
现任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代执行秘书

我对中学阶段的“自己”没有很深刻的印象。

我是一个考试能力很强的学生,努力用功,也很快掌握考试的模式,这让我在学业上占了优势。我在学校学术表现名列前茅;在课外活动方面,我参加学术研究学会、时事比赛、演讲、辩论、诗歌朗诵、国文校讯编辑……算是当时的一名优秀生。

但是,那个阶段的我并没有很多机会探索“自己的兴趣”。所以,当我来到选择高中分流的时候,选择了理科。这或许是顺理成章的选择,但我觉得以“情势所迫”来形容更为贴切。

念理科未来转行容易,发展也比较多?

时常有人这么说:“既然有能力,就念理科吧!反正以后还可以从理科转去文科。”

或到了大学,“既然理科成绩这么好,就先念医药理工科系,以后才转向文科发展也不迟!”

当时的我,也跟大众的想法一样:“为自己储存更多的‘未来成本’吧,以便将来有更多的选择和机会!”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选择越多时,我反而会瞻前顾后,以致对我后来的升学选择造成了“羁绊”!

还记得当年在台湾大学念药学系甚至毕业后,我都常会自问:“读了药学这么多年,好辛苦,难道真的要放弃当药师的机会吗?”

应该更看重“我对这一行有使命感吗”

我觉得中学阶段分成文科和理科,是职业导向的分类。很多职业都需要理科训练,而理科方面的工作比文科更能够满足个人在现实层面的需求,例如薪资。

选择职业有四个面向:兴趣、能力、现实、使命感。我觉得使命感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以前面三项来选择工作,仅可维持一时。

但维持一生的工作需要有使命感!

在我所接受的中学教育里,理科教学着重于解题和认识学科,很少有使命感的启发。很多同学说对理科有兴趣,其实是喜欢解答题目所获得的立即性成就感和快乐。

可是我认为更深层次的兴趣,是启发学生想当物理学家、生态研究员,是被“大自然为社会所带来的美”吸引,想要真正地研究这门学问。

相对地,我觉得文科在使命感的启发是比较大的,例如:想要推广舞蹈、促进世界和平、减少贫穷……尤其是文学的教学内容本来就含有这些特质,让学生对课题培养使命感。

无可否认,理科的训练能让人较快掌握各种概念和逻辑关系,即使面对不同领域的学科,如经济学或法学的思维模式,都更容易掌握。

而文科则训练如何感受美、如何对抽象的概念进行思辨。语言与思想互相影响。

很庆幸地,我中学和大学虽念理科,但在课外活动方面,有许多让我学习文科的机会。如此,才能让我从理转文的时候,不致于毫无根基。

给自己探索和发觉使命的时间

如今回想起自己的中学生涯,我觉得我当时的生活过得太饱和了!

在独中,我上的是双轨制课程,即要面对独中统考和PMR(相当于现今的PT3)、SPM考试。如果说生活是100分,我当时用了70分在学业上,30分在课外活动。

若是让我重来,我想,学业上我会分配50分,课外活动30分,剩下20分留给自己探索、休息,甚至是留白。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有机会代表学校到中国参加北京航天科技夏令营。那时候,除了与我同校的两位同学,还有三名来自国民型中学的学生同行。

这三位国民型中学的学生,一个喜欢天文,一个喜欢机器,还有一个喜欢《红楼梦》。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喜欢天文的同学拥有非常丰富的天文知识,喜欢机器的同学已懂得自行组装机器,而喜欢《红楼梦》的同学则能够细述故事里的情节。

过去我以为独中的教学课纲涵盖是更深更广的,却被这三位国民型中学同学的表现给震慑住了。或许这是因为独中与国民型中学的学制不同,让他们有了更多时间去探索和学习有兴趣的事情吧!

中学生如果能够及早发现兴趣所在,就可以更早朝自己的兴趣进行更多的探索和累积经验,大学时期便能朝向自己的使命发展与提升。

若是发觉得太晚,同年龄的人已经走得很远了,而自己还在蹒跚学步,虽说按着自己的步伐前进,却是需要面对许多现实的压力和挑战。

若是兴趣不明确,就尽量找机会探索,接触不同的东西吧!

万一往后发现自己多年努力在做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才不会感到空虚渺茫。

摘自:《梦想中学》2017年5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