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相伴真心肯定,能够……

当我在某所中学的家长日,听到校长呼吁家长要准时送孩子上学,不要迟到,因为学生们的迟到率太高……

我就想,家长在意孩子的成绩表现多过准时上学吗?如果我们一直告诉孩子要读好书、考好成绩,对于迟到却不以为意,那么我们是要告诉孩子成绩大于一切吗?

当我听到初中即将毕业的孩子对自己的爸爸说:你从来都没出席过家长日,明年我就升高中了,老师说从没见过你们,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便想,是什么让父母无法以行动来告诉孩子:我是一个有能力安排事情的成人;工作固然重要,但孩子的成长更是无法重来。如何让孩子看到我们为了一点都不想错过参与他的成长而做出的努力?

当我看过一位妈妈给15岁的孩子发零用钱,这边厢念着不要乱花钱,那边厢又问钱够用吗?孩子正眼都不看妈妈,领了钱,目无表情转身就走……

于是,我又想,这位妈妈是爱孩子而心疼孩子不够钱花?还是要表达对孩子的不信任?这个时候的她可以和孩子聊什么?她在意孩子和她没有交集吗?

多反思 · 多学习 · 多实践

我就是这样,常常多项一点点。

每每看到不同家庭的互动画面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这些父母和他们的孩子平时会一起做什么?他们一起吃饭吗?他们分担家事吗?他们有一起坐下来聊天谈话的时间吗?他们一起解决家里的某个难题,或讨论某个家庭成员的问题吗?

我总相信:日常生活里的衣食住行、言行举止,都是“修炼”家教的“道场”。

而教养孩子的成效,不在于我们懂得多少精深、前卫的教育理论,而是它在我们和孩子日常活动中积累了多少?

尤其在咨询发达的时代,排山倒海而来的育儿办法、教养学说,总会让我们不安,但我们不能让自己一直活在“懂得不够多”的不安里,而是时时叮咛自己“我做了什么”。

学会不比较、接纳差异这件事,不只是对孩子好,对自己更重要!

接纳自己的状态和能力,看到自己拥有的资源并善用它,可以减低不必要的教养焦虑与愧疚。

接纳自己也会让我们和真实的自己更靠近,如实相信自己无需、也无法做完美的父母。时时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懂得持续学习的父母。

更多聆听、接纳与信任

当我们想买一部贵重的车或一件昂贵的裙子时,我们会多方考虑想要的功能、设计、颜色等。

那么,孩子呢?这个我们生活中物价的拥有,是否更需要我们去细想:我们想要养一个怎么样的孩子?将来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大人?

是的,我们需要确认自己的教养价值观。

如果我们希望孩子长成一个有好品格又有大能力的人,那我们每天和孩子的对话、共处的方式、自己的处事态度,是否一一在灌溉“培养好性格和能力”这颗幼苗?还是反其道而行?

多一些聆听、少一点建议的沟通模式,对青少年孩子而言更为关键。

让孩子感受到家里还有允许犯错的空间。这对父母来说从来都不容易,因为看到孩子的错误却不能直接介入,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是,这样恰恰能养出孩子面对问题的担当、学习解决问题的能力。

同时,我们也给了孩子“信任”,让孩子相信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信任孩子比爱孩子,需要更大的勇气,也更有力量。

寻常教养,尽力即是典范

在我近期的父母成长班里,来了一对年龄超过60岁的夫妻,总会在迟到时直立着,然后边弯腰边说:“老师对不起啊!我们在kampung里帮人家修理摩哆,不能说要早早关店就关店,那些人放工了才能来修……”

做丈夫的很耿直地说:“我们小学都没毕业,没读过几年书,不会教孩子啊!从小,我们没有打他、大大声骂他,有什么事都慢慢地跟他说,问他要怎样……现在来跟老师学学怎样教孩子咯!”做太太的在一旁直点头搗蒜认同。

这对夫妻课间进行讨论或发表看法时,总会侃侃而谈;需要做笔录时,也会主动跟邻桌说:“我们没读书不会写,我们讲,你帮我们写可以吗?”

谈起孩子的好表现时,他们情不自禁地提高音量,掩不住一脸满足的笑容(还会强者说呢!);谈起不足的地方,他们也缓缓地叙述,不见过多的焦虑或恶语。

我问他们,你希望你的孩子长大后是个怎样的人?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要孝顺、不要去骗人、勤劳,人品好就好。”

他们是如此寻常、如此真实、如此尽心尽力养育着孩子,完成自己为人父母的职责。我想,他们就是孩子的典范。

他日孩子渐长,必会感念往昔父母陪伴他成长的身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