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之中,我创造了独特

快乐树Happy Sue(陈凯思)| 特许会计师。她享受活出最美好的自己,快乐陶醉在画画中


在安静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完整性,开始感受到了内外的放松与和谐,也开始找到了“对”的感觉……

“如何创造属于自己独特的美”,是我非常期待分享的内容,总觉得,综合过去几年我对美的学习和体验,我或许可以把它写成一本书了。

然而,当本专栏交稿的时间逼近时,我却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时间表排得满满的,不断地寻找一连串的学习和新的刺激。虽然内心不断地提醒自己“该交稿了”,内心却有另一把声音一直在说:“让自己过得更丰富一点吧,才会有更独特的感受可以分享。”

无法安静下来的我,最终只好厚起脸皮向晓薇主编要求展延交稿。

她的谅解,让我非常感激,但却没有减低我心中的焦虑。对着电脑的我,思绪无法清晰,内心一直找不到一份“对”的感觉。

当我坐立难安、彻夜难眠时,我深深意识到:再不去面对和处理内心的焦虑与紧张,我将永远无法交稿了。

深入内在我,处理焦虑与不安

我把时间空了下来,窝在家里,开始去感受和聆听内在的不舒服。

然而,身体的把戏又来了,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头脑变得昏沉,身体非常疲惫,完全提不起劲儿去面对,我只好睡觉去。

可是,睡了不久,我又醒了,全身肌肉都是紧蹦的,我只好去做瑜伽、泡澡、跑步、打扫家里、整理花园、随着音乐摆动身体,让身体决定自己要做什么,也让自己可以出出汗、松松筋骨。

好不容易放松了自己,突然,我又分别接到了来自汶莱老画家朋友和香港画画的同修的电话,要来拜访我的画室,于是我又忙着招待,折腾了2天,才又恢复安静的自己。

我开始问自己,为何我一直在无意间创造许多忙碌和昏沉,让自己无法安静下来完成这个题目呢?究竟我在逃避什么?

这一问,我找到了关键的源头,我开始进入了内心最深处的不舒服,原来外在表现与成就一直获得很多朋友赞赏的我,内心深处并未完全认同,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活出与创造属于自己的独特性与美。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生一股很深的挫败感。

深入探讨挫败感,其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会带着我去钻牛角尖,还会上演一幕幕不真实但令人紧张的内心小剧场,并升起所有潜在内心的负面想法。

我终于深深理解自己之前的忙碌和逃避了——原来我想保护自己,想让自己逃脱这一连串不舒服的感受。

然而,我越是不去面对它,自己越是无止境地忙碌与逃避,那真是太累了!

平心,静气,我告诉自己:我愿意去观看自己内心最丑陋不堪的一面,让所有的负面感受浮现,而且不会逃开。如果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会应对。

安静是一种超能力

很多人都说,放掉期待,没有了期待,自然就不会挫败了啊!但是,生活没有期待,就没有了令人心跳的希望了,不见得是好事!

安静之中,我明白了:期待,其实不分好坏。我们都需要期待明天会更好,生命才会有动力。

当我安静地、完整地“观看”内心展现的挫败感时,我也明白了:它其实来自我对自己的不满足、不满意,才会制造出对令自己不快乐的期待。

我试着列出自己不满意的部分。看着自己列出的“成绩单”,我不禁释怀,大笑。

虽然总是不满意,但我还不是一件一件地完成了人生中许许多多的事情吗?

虽然有所挫败与失望,但我也学习了我所需要学习的部分了!

虽然过程中的我也许并不完美,但我的生命体验却越来越完整了。

原来,所有的不满意,都只是为了让我更完整!

而安静,就是这么棒的一种超能力!在安静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完整性,开始感受到了内外的放松与和谐,也开始找到了“对”的感觉!

终于,我可以飞快动笔完成稿件了!

美,来自接纳内在的丑

每天接触来自环境和手机庞大资讯量的我们,心门会不自觉地被塞满,自己也会不自觉地掉入不满足的状态。

所以,要活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美,我们需要做的,是“减少”,而不是“增加”!

美,需要空间来展现。

很多人在鼓吹“允许自己与众不同”、“勇敢地做自己”,才能创造自己的独特美。这样的说辞对我没有太大的帮助。

我常想,如果我们不能持续地保有智慧的觉察,反而会形成任性与孤立。

真正的美,来自于我们“接纳了内在的丑陋”,体会到了丑陋背后的“美”,而衍生出了喜悦和感激,不再觉得美与丑是对立的!

是这份接纳,让我们更有勇气去展现真我,可以真实坦诚又独立地,与他人、与自己,建立深入和更有意义的关系。

Alfred D’Souza说,“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去跳舞吧,就像没人观看一样;去唱歌吧,就像没人听见一样;去工作吧,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去生活吧,就像活在人间天堂一样。”

与你共勉!

唯有回到孩童时的赤子之心,才能让我们时时刻刻活出心中的爱,向外自然地伸展与释放爱。唯有放下尝试,内在的光,才可以透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