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舞台 ~创造平民自由表达风

星期六,第二次下课,吉隆坡中华独中(以下简称隆中华)的国字楼闹哄哄的。楼的中央,那一座露天的、约一公尺高的圆舞台旁,口琴学会的何家健与两位朋友,正在深呼吸,准备上台表演。

圆舞台的四周,以及四面包围着圆舞台的课室大楼,渐渐站满了围观的同学。

在司仪同学简介表演者及表演项目后,何家健与两位朋友站了上去,开始以三种不同音阶的口琴,演奏起耳熟能详的“Shalala”……

“哦哦哦Shalalalala!拍拍拍!Shalala In The Morning……”围观的同学脸上写满了兴奋,纷纷跟着节奏打拍子,有的甚至跟着唱起来,最后喝彩声和鼓掌声把气氛推向热闹沸点。

何家健和同学鞠躬下台后,第二组表演的同学在司仪的介绍下,又站了上去,掌声再次响起!

就这样,短短的下课时间,在这个方楼中央的圆舞台上,隆中华的同学进行了几场的表演,直到上课铃声响起,表演和围观的同学便纷纷回到各自的课室……

Image result for 开放

平民化舞台,开放更多机会

星期六的隆中华,两次下课时间,圆舞台均会这么热闹地迎来一场接一场同学的乐器演奏、歌曲表演、舞蹈、相声、剧艺、演讲、魔术等等……

上台表演的同学,都不是由老师安排指定的,都是发自内心想要训练胆识、想要增加上台经验的同学。

在隆中华,大型表演多数由演艺团体固定的、出色的、高中部的会员担纲,表演机会有限。

“但我们希望每一个同学,包括初中一的同学就有展现自己的平台。”隆中华圆舞台主要策划白万发老师说。

把精英化转向平民化概念,正是今年(2016)起,隆中华联课活动处策划精心设计的“圆舞台表演活动”所要积极落实的核心目标。

同学们可以选择以个人才艺或团体表演演出,表演媒介不限,唯需通过联课处审核。有意表演者到联课处报名并留下联络方式即可,圆舞台的后台组组长便会安排验收日期和表演日期。

圆舞台表演活动宣布开始后,口琴学会的主心骨何家健就报名了。“圆舞台对于训练学会里的新人很有帮助,除了训练台风,也能加强临场反应能力。”他说。

武术学会的主席谢慧媛也有“第一次”的经验——带着16名会员上圆舞台,他们第一次尝试了鞭子的使用。“这也是我第一次编排表演。”

创新地使用现代音乐来搭配武术,对新人来说,“是特别难忘的经验。”今年就读高中一的陈治嘉兴奋地说。

“我们希望圆舞台能成为孩子们梦想开始的地方。”白老师同时希望,星期六的圆舞台表演能成为隆中华的传统。

Image result for q版征服舞台

登大舞台前,先征服小舞台

圆舞台本来只是隆中华的一处花园,后来装上音响设备,作为庆典用途。可是庆典等大型活动使用率偏低,一年使用不了几次,“怪可惜的。”负责策划此特别企划的白万发老师感慨回忆道。圆舞台概念于焉诞生。

白老师希望圆舞台的创造,可以带给同学们“勇气与信心”!

上任三年的隆中华校长谢上才坦言,隆中华多年来对外的印象是“学术金牌堆砌的学校”,但他相信隆中华的孩子应该不仅止于学术表现优异而已,“我们希望可以培养更多未来的领袖!”因此校方十分支持圆舞台概念,因为“要登上大舞台,同学们必须先征服小舞台!”

对很多尝试过圆舞台的同学来说,登上圆舞台,的确不像登上校园内光前礼堂的大舞台那般“可怕”。

曾经和和同班同学在圆舞台上合唱周杰伦《听见下雨的声音》的褚佩嘉说:“我们很靠近观众,气氛比较轻松活泼。”虽然是第一次上台表演,但褚佩嘉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很享受。

“我觉得自己变勇敢了。”今年初中三的褚佩嘉希望自己还有机会再挑战圆舞台。

褚佩嘉的同伴叶家乐是弦乐团的小提琴手,从乐团的主音到伴奏,他在圆舞台上学习到怎么迁就、配合他人,包括上台前的讨论、改进到完成演出。

除了台上的表演者外,在后台工作的同学也学习良多。

“一开始我们在时间上的控制比较弱,总会超时。” 后台组组长李慧恩指出, 每组表演时间必须严格控制在5分钟内,才不会占用上课时间,影响老师上课,所以一次下课只能有2到3组可以上台表演。

经过几次的圆舞台表演经验后,如今后台组组员动作熟练多了,临场出现失误也能从容应对。

对本来是圣约翰救伤队队员的李慧恩而言,担任后台组组长这个职位是“很大的挑战”,现在的她不但一一克服了各种问题,还形容后台工作“蛮好玩的”,“我学到另外一个领域的新东西。”李同学笑着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